当月精选Edward Yang Dechang:未曾远去

2020-07-09 228 views
当月精选Edward Yang Dechang:未曾远去
《一一》
当月精选Edward Yang Dechang:未曾远去
《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》
当月精选Edward Yang Dechang:未曾远去
《麻将》

与其说杨德昌的贡献在于使观众和历史间的连结,不如说他的电影作品是对近代台湾社会的巨大变革──经济腾飞、城市扩张,家庭、城市,甚至情感、工作间的传统关係等转变的见证。彼时台湾,尤其台北是一座容纳各种后现代生活方式的实验场,整个世界发展瞬息万变,生活留下金融控制和科技发展的烙印,杨德昌无疑比其他电影人更像时代记录者,他批评体制,关注芸芸众生,被这些平凡生命所感动,也为他们喜悦。他的《恐怖分子》(Terrorizers)、《独立时代》(A Confucian Confusion)、《麻将》(Mahjong)等都是典型代表。二○○○年杨德昌的第二部代表作《一一》(Yiyi)完成以前,许多反映世纪变幻的城市电影中就已经出现了这类人物的形象。《一一》可说是杨德昌此前所见所述的一次概括,伴随着二十一世纪到来,影片中的全球视野成了杨的另一项重要特点。

这里必须再次提及杨德昌电影作品中的现代性,他拥有把握丰富叙述技巧的能力,以及对政治科技、社会文化和心理等不同维度的敏感性,技巧灵动而绝不简单,他能把这一切转化于作品之中,也使得这些作品成为电影史上的重要之作,更成为理解杨德昌在八、九○年代的台湾舞台上扮演了何种角色,研究二十世纪末华人社会巨变,甚至是全球发展背景下的东南亚地区科技、城市和社会变化的重要途径。其重要性无论在电影版图抑或社会变革史上均不容忽视。

而出现杨德昌这样旗帜人物的台湾新电影运动,事实上应该放置在更大规模的中国电影运动中来观察。中国「第五代导演」在这场运动中集体登场;有拍出《黄土地》、《大阅兵》、《孩子王》的陈凯歌、拍出《盗马贼》、《猎场札撒》的田壮壮、先后完成《红高粱》、《秋菊打官司》的张艺谋。与台湾新电影不同的是,这些导演的作品以乡土题材为主。这场电影运动也激发了短暂的香港新浪潮,包含至今仍具影响力的许鞍华,还有稍晚登场的王家卫。这些极具才华的电影人通过品质优良的电影作品,以及独一无二的叙事及电影叙述技巧,为世界电影版图带来了巨大贡献,也让全世界的观众感受到中华传统文化脉络、书写乃至东方造型视觉艺术的审美意趣──它们在洛杉矶、巴黎、布宜诺斯艾利斯、布达佩斯、阿尔及尔或是赫尔辛基等都留下了或多或少可见的、直接的影响。

当月精选Edward Yang Dechang:未曾远去
《孩子王》
当月精选Edward Yang Dechang:未曾远去
《红高粱》
当月精选Edward Yang Dechang:未曾远去
《秋菊打官司》

杨德昌去世得太早。不到六十岁就因癌症与世长辞,令人伤心的是,杨德昌生前因作品无法获得国家认可而备受煎熬,包括受到世界广泛关注的天才之作《一一》,这部作品比起前七部片所承载的东西还要更多。杨德昌生命中的最后一年,仍表现出他对前沿革新探索的兴趣,以及对中华文化的依恋。他开创立了创作动画设计的网站──Miluku.com(译注:杨德昌主导的网路公司「铠甲娱乐」,miluku为日文「牛奶」的平假名发音),他在生前同时进行另一项宏大的计划(译注:未能完成的《追风》):一部以成龙为人物原型,从宋朝历史画卷中展开的武侠动画作品。

Edward Yang Dechang──两个名字,分别来自东方与西方,各具意义也都与杨德昌无比契合──其重要的历史地位不容置疑,亦无须揣测其电影作品当下的意涵,理由显而易见──他的电影作品所展示的特异性正是现实世界的杰出刻画。时至今日重温他的电影,不妨从两个词之间切入:「现代」与「经典」。「现代」,是因为他的电影表达富含创造性、批判性甚至破坏性;而「经典」则是因为作品为众多年轻的电影创作者提供了明显的範式,总能在他们的作品中发现杨德昌电影的痕迹──这一切常在无意识中发生。

无论对华语世界而言(最近我在北京电影学院的学生面前谈论杨德昌的电影和成就,就能感受到这些学生受到他的作品的启发),或是从世界文化来看,杨德昌的作品都是宝贵的财富。杨德昌作品中至关重要的现代特质,与社会变革带来的叙述方式和节奏转变紧密结合。我们试图了解这高速变化的社会,却发现社会变革和科技发展总是不协调,而漫长的电影史,从尚卢‧高达、克里斯‧马克(Chris Marker)到阿比查邦‧魏拉希沙可(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),从大卫‧林区(David Lynch)到利桑德罗‧阿隆索(Lisandro Alonso),从奥森‧威尔斯(Orson Welles)到蔡明亮再到拉夫‧达兹(Lav Diaz),他们的作品均有涉及这一主题。

杨德昌显然不是华语世界唯一关心这些问题的电影人,这里应提到另两位一流的艺术家──侯孝贤和贾樟柯。侯孝贤的近作从《南国再见,南国》(Goodbye South, Goodbye)到《千禧曼波》(Millenium Mambo),反思现实世界的变化,贾樟柯的作品则表达了对中国近二十年来巨大变革的思考。对他们而言,固然还有许多表达的方式,而杨德昌的电影作品,对今后现代社会中的失实感和孤独感,提供了另一种解释的角度和方式,同时更反映出社会飞速发展和全球化带给现代生活不计其数、纷乱複杂的影响。

杨德昌凭藉自己的野心、敏锐、幽默与真诚,开拓了在影像表达和叙述形式等各方面的新道路,包括电影画面处理(我们可以想起他对玻璃及其映像的使用,尤其在电影《一一》中)、表达形式力度(《恐怖分子》对画面交叉剪接的使用)的革新,也展示了杨对黑暗的出色运用(《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》),以及驾驭蒙太奇、多线叙述的才华(《独立时代》),当然还有掌控节奏和时间的才能──在杨德昌的所有电影中都能发现这一点。他的电影作品理性思辨,从不拘泥于形式,蕴含了高超的影像处理才华和丰富的叙述技巧,理应被当下的年轻创作者们再次发掘,在未来的光影世界中重新绽放光彩。

◆原文刊载于《联合文学》385期


撰稿|尚-米榭尔‧弗东 Jean-Michel Frodon

法国着名影评人、电影史研究专家、记者、作家,现任教于巴黎政治学院。一九八三年进入法国时事周刊《观点》(Le Point)担任记者和影评人。一九九○年进入法国着名的《世界报》(Le Monde),并从一九九五年起担任该报电影专栏的主笔。二○○三年至二○○九年曾担任法国《电影手册》杂誌主编,现为法国着名网站Slate记者及影评人。亦为民间电影研究组织「电影例外」(L’Exception)创始人之一。主要着作有《法国现代电影史》(L’âge moderne du cinéma français, 1995)、《民族映像》(La Projection natinale, 1998)、《伍迪‧艾伦谈话录》(Conversation avec Woody Allen, 2000)、《论侯孝贤》(Hou Hsiao-hsien, dir., 2005)、《杨德昌的电影世界》(Le Cinéma d’Edward Yang, 2010)、《贾樟柯的电影世界》(Le Monde de Jia Zhang-ke, 2016)等。

翻译|黄可

一九九三年生于福建。厦门大学法语系毕业,现就读于辅仁大学法文系与比利时鲁汶大学文学院双联硕士班,学习法语文学及语言学。曾获第十一、十四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、全球华文青年文学奖等奖项。出版有短篇小说集《每当海岛又下起了雨》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